微信上的热门内容都在九国

九国微信聚合平台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明星 >

韩国抗日电影高票房的秘密:手撕鬼子简直弱爆了

腾讯娱乐 2014-08-27 11:53点击:


视频:韩国电影《鸣梁》预告片,时长约1分26秒。


腾讯娱乐专稿 (文/黄胖 策划/三替)


近日,韩国讲述1597年鸣梁海战的电影《鸣梁》热映,一举打破了韩国电影票房纪录。近年来,中韩都兴起了一阵“抗日文化热”。中国有谍战电影《风声》、“神剧”《潜伏》,也出现了手撕鬼子、女子被轮奸后小宇宙爆发射死鬼子等雷人情节。那么,同样饱受日本侵略之苦的韩国,是怎样拍“抗日”电影的?他们也会“手撕鬼子”吗?


说起来,“手撕鬼子”真不算什么。韩国抗日电影才算神奇,穿越平行宇宙、拯救日本好基友、潇洒的蒙面英雄、白痴的中国将军、东北是韩国的……盘点韩国的这些抗日影片,我们在深深震惊之余,听到的都是节操破碎的声音,思密达。


简单补下历史课:韩国近代的血泪史


1909年刺杀伊藤博文的义士安重根


为了欣赏韩国抗日电影的风采,我们需要简单回顾一下朝鲜半岛的历史。朝鲜从西汉开始,就是中国的藩属国。进入近代,它的历史更是充满着屈辱。1895年清朝在甲午战争中战败,被迫承认朝鲜独立。1897年朝鲜高宗李熙称帝,改国号为“大韩帝国”,成了日本的傀儡。1910年《日韩合并条约》签订,朝鲜被日本吞并,沦为殖民地长达35年。


在日本统治期间,朝鲜先后爆发了义兵运动、1919年的三一运动、1926年的六·十万岁运动,都被血腥镇压。此外,境外也有反抗身影:被称为“韩国国父”的金九,成立了流亡政府,在中国组织了几次暗杀。后来当上韩国总统的李承晚则在美国宣传抗日。后来统治朝鲜长达46年,被誉为“共和国永远的主席”的身材丰满的金日成将军,正在中国东北打游击。从总体上看,朝鲜在二战中都是日本相对稳定的殖民地,抗日的史实并不多——给人印象最深的,反倒是1909年安重根在哈尔滨刺杀伊藤博文的事件。


时过境迁,韩国和日本早已是美国羽翼下的盟友,但是,韩日不可能真正“友好”。除了岛屿争端,日本官方回避侵略历史,参拜战犯、无视慰安妇等等做法,也都引起了韩国的强烈不满。在这种民族主义情绪下,“抗日”主题进入了韩国电影的视野。《鸣梁》的大获成功,显然并非偶然。


韩国想拍抗日电影,可惜故事太少。会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吗?不,他们照拍不误。依靠强大的想象力、深厚的意淫功底,不同级别的奇葩抗日影视剧纷纷出炉。虽然缺席了二战,但在电影中,韩国导演仍然过了一把抗日的瘾,思密达。


初级:苦难的记忆,疯子杀人的故事


最初有“抗日”因素的电影,早在日本殖民时期、韩国电影初创期就出现了。因为日本的严格审查,这类片子只能隐晦地表达态度。1926年,朝鲜爱国导演罗云奎的《阿里郎》就是这样一部片子。《阿里郎》的主人公永镇是个疯子(因为参加三一运动,被日本警察打疯的)。一个亲日的地主打手想强奸永镇的妹妹,疯子永镇看到时,产生了幻觉,失手杀了这个打手。


《阿里郎》是朝鲜第一部成熟的剧情片,也韩国(当时朝鲜半岛还是一个统一的国家)电影的里程碑,曾被多次翻拍。它看似荒唐的剧情,却激发了韩国民众的爱国热情。在日本严格审查的情况下,导演的态度只能通过一个疯子的遭遇,隐晦地表达出来。在影片结尾时,永镇被警察带走,一路唱着朝鲜民歌《阿里郎》。现场观众看到这一幕时,也“尽情放声哭泣,同永镇一起唱着《阿里郎》,最后高呼‘朝鲜独立万岁’的口号……电影院里弥漫着一种强烈而深沉的情感”。


《自由万岁》、《阿里郎》、《无主渡船》


1932年李圭焕导演的《无主渡船》反抗意识更加明显。日本工程师修建了一座铁路桥,这使靠摆渡为生的春三失业了。一个亲日的韩国人企图强奸春三的女儿,春三听到呼救后,拿起斧子追赶他。这个亲日韩国人掉下桥摔死了,春三用斧头疯狂地砍着大桥,也被列车碾死。桥是日本人建的,“砍桥”的意义不言而喻。为此,在影片上映时,被迫做了删减。


韩国光复后的1946年,原本是亲日派的导演崔寅奎却拍了一部抗日电影《自由万岁》。影片讲述了1945年8月,主人公韩锺成功越狱,并感觉到即将解放,于是准备武装起义。这时,他为了躲避日本警察追捕,闯进了一个妓女的房间,这个妓女瞬间爱上了他。接着,妓女的情夫(日本人)把韩锺抓了起来,韩锺又被营救出狱,影片就这样结束了。


《自由万岁》拍得不错,曾被韩国电影史学家称作“圣经”,可见当时韩国电影的落后程度。但现在看来,《自由万岁》的剧情略显狗血,主人公计划“抗日”,却没有行动,因一个女人入狱,又被一个女人救了出来。虽然不是说抗日了就不能有爱情,但这种暧昧的情节却能反映出导演“抗日”的底气不足。毕竟在现实中,“武装起义”是不存在的。韩国之后描写日治时期的电影,也多是讲述底层民众的苦难生活,都很写实。


不过,这只是二战刚结束时的电影,一切才刚刚开始。千万别低估了韩国人的想象力,思密达。


中级:抗日只是招牌,轻度意淫的狗血片


进入到中级阶段,一些潜伏着的抗日侠客开始出动,跟日本人斗智斗勇。在这些影片里,苦大仇深的记忆逐渐消失,积极乐观的情绪出现了。这些本土的抗日英雄都是虚构的——既然有名有姓的真实人物很少,为什么不编几个呢?而且他们都很帅,可以直接去拍偶像剧了。


《京城往事》剧照


2008年的《京城往事》(英文名:Once Upon A Time In Corea)就属于这类。它的名字显然山寨了《美国往事》。和苍凉厚重的《美国往事》不同,本片是个喜剧片——1945年8月,日本在韩国挖出了一枚3000克拉、包子大小的钻石。男主人公、女主人公、韩国配角,虽然每个人身份不同,其实都是潜伏在朝鲜京城的独立运动人士。影片围绕着抢夺钻石展开,在日本天皇投降诏书的广播中收尾,男主角说出了钻石的秘密:钻石是他伪造的,是用来愚弄日本人的。


“伪造的钻石”成了影片对自身的隐喻。《京城往事》的故事是伪造的,虽然描写了韩国被凌辱的历史,如“朝鲜哪儿有金子,都运到日本去了”的说法,以及日本军人训斥亲日韩国人为“朝鲜猪”等。但这种耻辱感却被一种轻佻的气氛、喜剧桥段冲淡了。在影片结尾,男主人公得意洋洋地胜利了,日本投降,造成了“韩国打败日本”的幻觉。


《摩登公子》


同为2008年出品的《摩登公子》的剧情还要狗血。主人公李海明是朝鲜上流社会的纨绔子弟,他从日本留学归来,在朝鲜总督府任职,还有个情同手足的日本朋友。他结识了摩登女郎赵兰实,与她坠入爱河。赵兰实是个爱国女青年,李海明的思想也慢慢改变,终于喊出了“韩国独立万岁”。在影片结尾,赵兰实救了李海明,自己却成了人肉炸弹,与日本人同归于尽。


值得深思的是,《摩登公子》中描写了日本、韩国年轻人的友情,这也许是想证明,韩国人不是劣等民族,至少在上流社会,他们是有权和日本人平起平坐的。


《京城往事》、《摩登公子》中描写的日治朝鲜京城,是繁荣、奢华的,现代感十足。在这个空间里,“抗日”不是电影的主题,而是所谓“麦高芬”,抗日驱动着人们的行动。“抗日”最终后退为时代背景,消失不见,只作为意淫的支点存在着。尽管剧情狗血烂俗,但这类“抗日”电影还没有完全放开身段,意淫的水平不高,思密达。


高级:韩国人感化日本人,民族自豪感大爆发


进入到高级阶段,电影里的韩国人已经很勇敢了。2011年的《登陆之日》就是这样一部电影。这部片子很像韩国二战版的《阿甘正传》,只是主人公比阿甘强太多了,不但帅,还是马拉松冠军,而且闪耀着人性的光辉,一次次地救日本好基友……毫不夸张地说,他是所有二战电影中最完美的人。


主人公金俊植是朝鲜普通老百姓,热爱马拉松运动。受韩国马拉松奥运冠军的影响(这倒是真人真事),参加了选拔赛,拿了第一,却被诬陷违规,取消资格。在影片里,愤怒的韩国民众已经敢于揪住日本人的脖领子,徒手和日本士兵搏斗了。骚乱过后,金俊植等人被充军,发配到了诺门坎战役的前线。而他在马拉松赛场上的对手,日本将军的孙子长谷川辰雄,正是他们军队的指挥官。在执勤中,朝鲜士兵们非常勇敢地抓到了中国女侠斯莱(由中国的范冰冰饰演),她是个专杀日本人的狙击手。“日本人真的都很坏,朝鲜和中国真是太窝囊了。”斯莱被俘虏后说。


《登陆之日》中用步枪打飞机的范冰冰


金俊植和斯莱(范冰冰)相爱了,因为不愿当敢死队,他们逃出了日军营地。斯莱和朝鲜教科书里的金日成将军一样,掌握了用步枪打飞机的神奇技能,救了金俊植之后,她就死掉了。之后,日军被苏军打败,金俊植、长谷川辰雄和其他日军,都成了俘虏,被送进冰天雪地的劳改营。在劳改营里,韩国人开始占据上风,欺负日本人。金俊植和长谷川辰雄进行决斗,却以德报怨没有杀他。险些被枪毙之后,他们参加苏联军队,和德国鬼子打仗,韩国人、日本人都死了,只剩下他们两个。两人穿着大衣,带着饼干翻越雪山(给跪了)。金俊植又救了长谷川辰雄一命。接着,他们又先后被德国军队俘虏,一直没再见面,最终被发配到诺曼底,给德军修筑工事。


金俊植一直没有放弃马拉松的梦想。他在日本军营、苏联战俘营里,都勤奋地奔跑着。到了法国诺曼底,他依然在沙滩上迎着夕阳奔跑,长谷川辰雄就在这幅唯美的画面中与他再度重逢。没错,经历了这么多年的苦难,两人已从仇敌变成了好基友(主要是韩国人以德报怨),他们还在沙滩上踢足球,泡海水浴,很遗憾德军没提供冲浪板,不然他们肯定会冲浪的。


《登陆之日》诺曼底夕阳下的好基友


盟军还是在诺曼底登陆了,两人很有默契的逃命,在炮火中风度翩翩。最终,金俊植身受重伤,临死前要长谷川辰雄假扮韩国人,用自己的名字,继续活下去。而且日本人也居然同意了。金俊植如愿死在了好基友的怀里。在影片结尾,长谷川辰雄参加了马拉松比赛,穿着印有金俊植的背心,幸福地奔跑着(可能拿了冠军)。


姜帝圭导演在调度战争场面上很用心,再加上影片是大投资,抄袭了不少经典电影的段落,显得比较有质感。更重要的是,这使韩国人难得地出现在二战的战场上,而且是毫无疑义的主角,个人魅力得到空前发挥。人类历史上波澜壮阔的诺曼底登陆战,终于出现了韩国人英俊的面孔。而另一位日本男主人公的角色更有意思,他从狂热的军国主义者,变成了热爱和平、热爱逃跑的普通人——在影片最后,他甚至从日本人变成了韩国人。


导演匠心独运,除了表现人性的复杂之外,还把日本从单纯的侵略者,变成了战争的受害者,并且用无数韩国人、日本人、苏联人、德军以及盟军士兵的生命,填补了这两者之间的巨大沟壑。《登陆之日》不仅抚慰了韩国人的心理创伤,还随手帮日本人抚慰了心理创伤。可惜范冰冰(女侠斯莱)死得太早,没来得及抚慰中国人的心理创伤。


《登陆之日》的手法很写实,如果不是剧情太神奇,真应该归为现实主义作品。不同于《京城往事》、《摩登公子》等狗血剧情和轻浮的调调,《登陆之日》显得厚重、严肃,这使得它的意淫更为高级,更可信。也许主人公金俊植才代表了韩国人在想象中的二战里的形象,坚强隐忍,有崇高的人格,而且长得很帅。有传说称,盟军在诺曼底最先俘虏的人,就是两名朝鲜籍士兵,这给了影片灵感。而且说实话,多亏了远离朝鲜本土,韩国人的这些美德才有施展的空间。


《阿甘正传》的原著小说写得一般,但是有强烈的讽刺和批判倾向,改编成电影以后,讽刺与批判消失了,变成了历史景片、心灵鸡汤和低级笑话。但《登陆之日》更进一步,它绝非严肃的历史剧,在它炫目而惨烈的战争画面之下,藏着一颗韩国导演孜孜不倦的意淫之心。完美的男主角是万能的,他的博大胸怀还感化了日本侵略者。韩国被日本侵略蹂躏的历史耻辱感已经被洗刷干净,民族自豪感喷涌而出。这是多么高级、彻头彻尾的意淫啊,思密达。


番外篇:在意淫中全面改写韩国近代史


康佑硕导演2006年的作品《韩半岛》,以天才的想象力开启了“抗日”的另一个舞台。故事发生在接近虚构的未来,朝鲜半岛已经接近统一,南北两国准备修建一条贯穿半岛的铁路线。此时,日本却拿出了一份1907年与大韩帝国签署的条约,说铁路所有权属于日本。韩方自然不同意,日本就威胁撤出对韩的资金援助。中国、美国都袖手旁观,日本还派出了强大的海上自卫队逼近韩国领海,战争一触即发。


在危急时刻,韩国的历史学者崔民在出现了,他认为1907年的条约无效,这并非法理上的无效,而是大韩帝国皇帝李熙造了一枚假的国玺,并且用假国玺在文书上盖章。影片回到了100多年前的“乙未事变”,日本人杀害闵妃(朝鲜明成皇后,抗日的实权派)这一幕。被日本人和朝鲜奸臣围绕的李熙,被迫称帝,为了使韩国不至于灭亡,他造了假国玺,真的国玺让贴身的太监藏了起来。



崔民在认为,只要找到真国玺,就能证明条约无效,韩国总统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。当然,一连串斗争后,崔民在等人找到了真国玺,在最后几个小时里反戈一击,日本不仅无条件放弃了铁路所有权,还向韩国道歉、撤出了海上自卫队,“韩半岛”的危机就此结解决。


《韩半岛》的奇葩是全方位的。在电影里,咄咄逼人的日本外相、强大的日本海军,无疑是韩国对侵略记忆的延续,但化解危机的方式,并非利益交换、斡旋或战争,而是一枚玉玺的真假。于是,日韩两国的冲突,被改写成为“英雄寻找宝藏”的冒险故事。日韩的对立,变成了对近代史的解释权的争夺——当主人公扬眉吐气、仰天长啸,高喊“韩国近代史要完全被改写了!”的时候,仿佛韩国遭受的苦难、耻辱,真能通过高宗皇帝的小小诡计全然抹去。



在影片中,分为100多年前的“高宗皇帝”、现实的“韩国总统”两个叙事空间。导演通过大量相似的场景、对白、情节、视觉元素的蒙太奇,将两个时空节点连接在一起,两代民族领导者合二为一,历史的屈辱被现实的胜利所取代。这种连接方式,跨越了朝鲜被日本吞并的35年历史,这也是韩国“抗日”最难自圆其说的部分。


《韩半岛》对于韩国民众的屈辱记忆,是安慰剂、镇静剂,也是兴奋剂。这种煞费苦心、煞有介事的精神胜利法,表现了韩国电影人强大的意淫天赋。但《韩半岛》没能甩掉历史的拐杖,让意淫的天才在广阔的天空中自由飞行,因此不是很高级,只能算作“番外篇”,思密达。


神级:在平行宇宙中尽情地抗日吧!


进入到神级阶段,韩国导演们的想象力终于爆发了。历史不是障碍,没什么能阻止韩国电影人抗日。而且,超级英雄也来凑热闹了。


大受欢迎的《新娘面具》


2012年的国民级电视剧《新娘面具》,就讲述了一个韩国抗日的、超级英雄的故事。“新娘面具”是一个蒙面侠客的名字,在日本统治的朝鲜,他本是帝国警察,却逐渐变成了抗日英雄。“新娘面具”会暗器,武功高强,会跑酷,能骑马,吊威亚,还开启了子弹自动回避系统,在第一集一出场,还很自觉地挥舞着一根棒子。


《新娘面具》改编自漫画,其实是都市偶像剧,在谈情说爱间顺便抗一下日。这部剧的主创们终于放下思想包袱,抛开沉重的现实主义,展开了自由的胡编乱造。《新娘面具》收视率最高达到27.7%,它的大热使得未来可能出现更多这类的抗日偶像剧。


刺杀伊藤博文的义士安重根,是朝鲜反抗日本的典范,同时也是“抗日”的重要资源。朝鲜、韩国都曾拍摄过安重根的电影,后者还拍过很多次。在2002年,安重根先生又一次出现在了电影里,而且这次出场是神级的——为了高举抗日大旗,电影《2009迷失的记忆》为他创造了一个平行宇宙。


看看在2002年,韩国人想象的未来吧。朝鲜半岛在2008年“奇迹般地统一”,拥有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,韩国成为亚洲新的强国,他们还希望收回高句丽的土地——也就是中国东北,因为那里是“我们祖先生活过的土地”,中国政府当然不同意,于是“经过一再地说服”,东北变成了韩、中、日三国共同开发。在哈尔滨,他们发现了朝鲜在石器时代的神器,一个月牙形状的石刀,通过它能穿越时间之门。不幸的是,日本人先发现了这个秘密,于是在2009年向100年前的1909年派出了刺客,在哈尔滨火车站击毙了安重根,让伊藤博文躲过了刺杀。而且这个刺客熟悉日本的历史,从而改写了整个历史的走向。


平行宇宙中新的历史是这样的:朝鲜三一运动失败,1936年日本和美国参加二战,1943年日本占领了满洲国(伪满);1945年柏林被投原子弹,二战结束;1960年日本入常;1988年汉城奥运会改为名古屋奥运会;2002年世界杯在日本举行。日本成为了世界大国。韩国人完全融入了日本,他们说日语、玩剑道,不认为自己是韩国人。电影就在这个平行世界里展开了。


其余的都是俗套。有极少数了解月灵神器、日本人改变历史秘密的朝鲜人,他们进行恐怖活动,反抗日本人的压迫,被称为“不令鲜人”。男主人公是警察,在调查“不令鲜人”的过程中,对自己的韩国人身份逐渐认同。他被日本人陷害,但终于用月灵神器穿越回了1909年,帮助安重根成功刺杀伊藤博文,恢复了历史的本来面目。在影片结尾,一个小学生参观抗日的历史,看到了黑白照片里的主人公。在幸福生活背后,曾有韩国人在平行宇宙里的拼搏和努力。


韩国人为了抗日,执着地绕了一个大弯,甚至拍成了科幻片。且不说神器月灵的“穿越”设定多么雷人,“东北是韩国人的”多么不要脸,肆意拔高安重根的历史价值……重要的是,既然在现实的历史中,韩国人没办法好好抗日,就索性甩开膀子,创造出一个平行宇宙,在其中尽情地挥洒抗日的热血。为了韩国人膨胀的民族情感,为了“抗日”,历史是可以被任意修改的。是不是该吃点儿药了,思密达。


神经病级:自大成狂 无下限贬损中国


虽然韩国在二战中没怎么抗日,但是在500多年前,韩国确实跟日本打过一场大仗,而且还打赢了。这场仗发生在中国明朝万历年间,史称万历朝鲜战争。古为今用,这场战争、其中的抗日名将李舜臣,自然被韩国大书特书。由于时间久远,韩国创作者们的意淫能力有了空前突破,晋升到了如同神经病一样的高潮阶段。


1592年,日本丰臣秀吉派兵15万余入侵朝鲜。朝鲜一触即溃,险些灭国,不得不向宗主国明朝求援。这场战争前后打了6年,直到丰臣秀吉病逝,日军才在1598年撤退。战后,朝鲜宣祖对明朝感恩戴德,在首尔朝宗岩刻下“再造藩邦”四字,并称“中国父母也,我国与日本同是外国也,如子也。以言其父母之于子,则我国孝子也,日本贼子也。”


在这场战争中,李舜臣在鸣梁海战中以13艘板屋船击退300多艘日本船只,成为一代抗日名将,令韩国人津津乐道。2004年的电视剧《不灭的李舜臣》就以他为主角,长达104集。


明朝大将在《不灭的李舜臣》里成了饭桶


《不灭的李舜臣》第一集就天雷滚滚,朝鲜人不满明朝大将的愚蠢,李舜臣直接拔剑架在了明朝大将陈璘的脖子上。接着明朝的军队因为愚蠢而搁浅,陈璘准备自杀,李舜臣派出自己的家臣,划着小船营救他。最后,陈璘获救,李舜臣的家臣却英勇战死了。


围绕着万历朝鲜战争的历史,韩国贬损陈璘早已有之。甚至李舜臣在露梁海战中弹身亡,也被归咎于“陈璘妨碍了李舜臣的行动,放走敌人”(韩国小说1931年的小说《李舜臣》)。


《不灭的李舜臣》写韩国自己的英雄,无可厚非,可为什么一个劲的损中国军队呢?原因很简单。既然不能否认明朝军队援助朝鲜的史实,那么对不起了,为了建立韩国人独立“抗日”的形象,就要把明朝军队的作用降到最低。于是,明朝将领成了一群打酱油的白痴加饭桶,只会捣乱、争功、拖朝鲜的后腿。打仗都要靠朝鲜军队。没有明朝的帮助,朝鲜一样能战胜日本,甚至胜得更轻松。时隔500多年后,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,无视自己的史书,把援救朝鲜的明朝军队说成是废物,这不是神经病又是什么?


《神机箭》地对地导弹发射!


更奇葩的是2008年的电影《神机箭》,在这部片子里,韩国导演的意淫令人发指,自我膨胀到快要爆炸了。可惜这次韩国不再抗日,而是在幻想中的1448年和中国明朝作战。影片宣称“辽东地区历来是朝鲜领土”,面对侵略朝鲜的明朝10万大军,朝鲜人发明了“神机箭”,一举扭转战局。“神机箭”是韩国人的神器,小型的神机箭是100个“窜天猴”,大型的神机箭则是地对地导弹……15世纪的明朝军队自然没见过这种先进武器,完全傻眼,樯橹灰飞烟灭……明朝全军覆没,皇帝向朝鲜国王道歉,祈求宽恕。


《神机箭》明朝向朝鲜国王道歉


面对这种神经病一样的电影,我们会发现,一旦沉迷在意淫的世界里,抗日、抗中国,其实都不重要。某些自大成狂韩国创作者,千万不要放弃治疗啊,思密达。


结语


可能是韩国在历史上一直在大国之间周旋,自卑心理贯穿着他们的创作,又演变成了自恋、自大,最终变成了无休止的意淫。这些所谓抗日电影,在韩国人眼中或许是在真实反映历史,但在外人看来,可能是彻底的意淫。


这些抗日影视剧,有一些鲜明的特征:(一),没有正面战场的描写,要么是地下斗争,要么是穿越时空,或者是架空历史。(二)越是难以自圆其说的片子,意淫的程度就越高。(三),韩国主人公都是完美的。(四),日本人的形象是威严的、阳刚的,虽然邪恶但并不猥琐。(五),中国的形象是猥琐的。(六),缺少对本民族历史困境的反思。(七),韩国人……是宇宙无敌的。


有一点很值得讨论的,是韩国沦陷时期,韩国主人公的“日本人好基友”设定。是补偿韩国在日本面前的深深的自卑心理,希望韩国人和日本人能平起平坐,另一方面也说明韩国人确实对自己的身份不够明确,只有当矛盾激化时,韩国角色才能真正把自己和日本区分开。此外,这些韩国抗日电影,不论多么奇葩,在制作上还是有可取之处,比如《登陆之日》的战争场面,这一点中国的“手撕鬼子”是不能比的。


在韩国电影的版图中,这些奇葩的抗日电影并不能算主流,也不可能因此否定整个韩国电影工业。其实相比“抗日”,朝鲜半岛的分裂是更受关注的题材,毕竟,抗日已是历史,三八线以北的朝鲜才是现实。


版权声明: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
点击左下角“阅读原文”,看韩国抗日电影《神机箭》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